欢迎您光临天津诺尔电气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服务热线:022--83963181/83963182
1
更多
1
1

天津诺尔电气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天交所股票代码000041)始建于2001年,注册资金5112万元,占地面积35亩,建筑面积15000平方米,员工200余人,工程技术人员70余人。主要经营电力电子设备和低压开关控制设备。主要产品有变频调速器、电动机软起动器、有源电力滤波器、油田抽油机节能调速控制器、光伏逆变控制器、高低压开关柜配电箱等。公司在全国29个省会城市设有市场代表处和代理商,在全国范围内形成了较完整的营销网络。产品销往国外20多个国家和地区。通过多年的努力和广大用户的关爱,在行业内成为知名企业,尤其在软起动器产品方面,在国内属于领军性企业,制造的内置旁路型电动机智能软起动器至今占据国际领先地位。变频调速器多项指标处国际领先地位。模块化牺牲功率法有源电力滤波器更是填补国际空白。公司拥有天津市“市级企业技术中心”,软起动器获得国家级新产品认定,变频器两项指标达到国际先进。公司被国家产品质量监督检查中心誉为“国家监督检查质量连续合格及放心品牌骨干企业”,被中国质量万里行誉为“诚信·维权重点保护品牌(单位),被国家企业联合会评为:“中国名优企业”和“中国名优产品”的称号。是天津市电机工程学会“副理事长单位”; 天津市电气学术委员会“常务委员单位”;天津市企业联合会和企业家协会“常务理事单位”;天津市西青区“重点专利示范单位”。

平价上网成趋势 风电行业备感“压力山大”

近日,国家能源局综合司印发《关于开展风电平价上网示范项目的通知》提出,为引导和促进可再生能源产业持续健康发展,提高风电的市场竞争力,推动实现风电在发电侧平价上网,拟在全国范围内开展风电平价上网示范工作。

  有业内专家认为,出台《通知》的目的是,通过示范项目建设论证风电平价上网的可行性,为实现2020年风电平价上网的目标“铺路”,但风电平价上网仍存在诸多问题,仅靠政策力推会让风电行业“压力山大”。

  风电平价上网成趋势

  《通知》提出,示范项目的上网电价按当地煤电标杆上网电价执行,相关发电量不核发绿色电力证书。专家认为,与当地煤电一样标杆上网电价,且无补贴、不发绿证将成为风电未来发展的硬性指标,表明风电平价上网成必然趋势。

  近年来,我国风电发展迅猛,在我国电力结构中的比重也在不断提高,规模仅次于煤电、水电。数据显示,2016年我国并网风电装机容量达到14864万千瓦,新增装机容量达到1789万千瓦,占2016年度五大能源类型装机容量总数的比重达到9.0%,较2015年增长0.4个百分点。

  中国可再生能源学会风能专业委员会秘书长秦海岩表示,在国家相关部门重视和多重政策的支持下,风电已成为我国第三大电源,从补充能源进入替代能源的发展阶段。“推进平价上网示范项目的工作,将利于未来整个风电产业的发展。”

  同时,《通知》提出,风电红色预警地区,应严格限定示范项目的规模,风电平价上网示范的规模不超过10万千瓦。国家可再生能源产业技术创新战略联盟理事长张平表示,此举意在解决愈演愈烈的弃风现象。

  据了解,国家能源局发布的《2016年风电并网运行情况》显示,2016年弃风电量497亿千瓦时,超过三峡全年发电量的一半,全国平均弃风率达到17%,甘肃、新疆、吉林等地弃风率高达43%、38%和30%。此外,另据数据显示,今年第一季度全国弃风电量135亿千瓦时,全国平均弃风率为16%。

  张平表示,目前我国弃风现象难以根治,通过建设示范项目,为解决弃风问题探索有益经验,如就地消纳、建设电力外送设施等,从而进一步实现风电平价上网。

  行业仍备感压力大

  虽然推进风电实现平价上网具有重大意义,对风电行业发展以及推动能源转型起着积极作用,但目前风电面临的与煤电竞争压力、高昂的发电成本以及技术发展水平相对较低等问题。专家认为,这些问题不能得到有效解决,仅仅依靠示范项目的推进很难实现风电平价上网这一目标,同时也让风电行业备感压力。

  张平表示,就目前而言,风电示范项目的上网电价比照煤电标杆上网电价不具备竞争优势。“风电标杆上网电价每千瓦时为0.5-0.6元,而煤电的标杆上网电价为0.3-0.4元,二者存在较大差距。如果仅靠政府力推平价上网,将给风电企业带来巨大压力。”

  同时,高昂的发电成本一直是制约风电行业发展的重要因素。秦海岩表示,这里面的发电成本包括风电的建设、运维、设备等全生命周期成本,其中建设成本约为8000元/千瓦,仍高于煤电。

  虽然《通知》指出,近年来我国风电开发利用技术不断进步,应用规模持续扩大,经济性显著提升,部分资源条件较好的地区已具备了零补贴上网的技术条件,但目前我国风电的技术水平仍有待进一步提高。我国在风力发电机组整体设计、风电大规模并网等技术以及叶轮等机组零部件和核心部件方面创新能力不足,其中涉及到核心技术的零部件仍依赖国外进口,无法实现自给自足,造成风电产业链不够完善。这也导致风电的发电成本难以短时间降低,大大增加了风电平价上网的难度。

  值得一提的是,《通知》要求各省、区、市组织各风电开发企业申报风电平价上网示范项目,遴选1-2个项目于6月30日前报备国家能源局。张平表示,此次试点示范项目申报时间仓促,风电企业很难短时间适应,会影响风电示范项目平价上网的客观效果。

  秦海岩还表示,风电产业对补贴需求和政策依赖性较强,容易受到政策变动影响。同时,风电相关行业标准缺失以及管理审批制度不健全等都会影响其实现平价上网的步伐。

  推行平价上网需多方合作

  不过,推进示范项目的工作只是风电要踏出平价上网的一小步,专家认为,要想真正实现风电平价上网,需要政府、企业等多方的共同努力,解决好面临的诸多问题。

  事实上,此次推进风电平价示范项目只是一个试点。“通过实施平价示范项目,找出平价上网的约束条件。同时也发现哪些额外不必要成本,比如限电,乱收费等制约因素。”秦海岩表示,除此之外,还要探索平价上网在技术、管理等方面如何进一步创新。此外,还要为有信心的整机制造企业提供展示其机组先进性的平台。

  张平表示,风电要想实现与火电等常规能源同台竞技,实现平价上网,降低发电成本势在必行。同时,政府相关部门应积极降低风电项目的审批、收费、管理等成本,为实现风电平价上网奠定成本基础。

  同时,风电企业要继续加大技术研发投入,实现风电关键技术、设备以及零部件国产化,不断完善风电产业链条,实现有效降低发电成本,改进并网流程等。有关部门也要进一步改善跨省跨区电力输配通道,完善电力市场化机制,提高风电消纳能力。

  此外,《通知》提出,为确保示范效果,电网企业要做好与示范项目配套的电网建设工作,确保配套电网送出工程与风电项目同步投产。项目建成后要及时与风电开发企业签订购售电合同,同时要充分挖掘系统消纳潜力,优先满足就近消纳要求,确保风电平价上网示范项目不限电。对此,秦海岩表示,确保风电平价上网示范项目不限电是项目实现发电侧平价上网的前提,重在落实《通知》中提出的这些举措。

  专家认为,实现风电平价上网是一个循环渐进的过程,需要政府部门、风电企业和风电设备制造商紧密合作,形成合力,为2020年实现风电平价上网目标奠定条件。


天津诺尔电气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地址:天津市西青区大寺工业园津泰道6号                         
电话:022-83963181                   
传真:022-83963180                       
邮箱:nole@chn-nole。com